点击关闭

处罚科技-2014年起至今富友支付已收到7张罚单-长沙资讯

  • 时间:

范冰冰分手内幕

與此同時,捷付睿通股份有限公司(下稱:捷付睿通)等5家公司因違反《銀行卡收單業務管理辦法》,被呼和浩特中心支行處以警告處分。

其中,處罰金額比較高的是2月份,易寶支付因違反《非金融機構支付服務管理辦法》相關規定被罰,合計被罰沒942.43萬元;3月份,隨行付支付有限公司因違反了《中華人民共和國反洗錢法》相關規定,合計被罰沒590萬元,該公司兩名相關責任人被處以共計31萬元罰款;5月7日,匯潮支付因違反《中華人民共和國反洗錢法》相關規定,合計被罰沒630萬元。

「罰單重災區非反洗錢領域莫屬,大多是因為實名制落實不到位、與身份不明的客戶交易等,常見於接入黃賭騙網站被投訴舉報,其次是違反銀行卡收單管理辦法比較多,常見於拒付盜刷的投訴舉報。」劉剛認為。

「今年以來支付機構受罰的原因一是與反洗錢有關,這與目前整個國際形勢及國內對於跨境反洗錢相關,第二是銀行卡收單業務違規。」蘇寧金融研究院高級研究員黃大智對《證券日報》記者表示。

據中國支付網數據顯示,截至7月底,央行針對第三方支付機構已開出63張罰單,涉及45家公司,罰沒總額約8936萬元。

據記者不完全統計,幾家被罰金額相對較大的支付機構,大多是因為違反支付業相關規定及違反反洗錢相關規定。

而截至目前,今年的支付「天價」罰單則是給了迅付信息科技有限公司,因違反支付業務相關規定,合計被處罰約5939萬元。

「目前主流互聯網平台旗下的支付機構多數都有罰單記錄」,中國支付網創始人劉剛對《證券日報》記者表示。

近兩年來,監管對於第三方支付機構的整治力度不斷加強,不少支付機構因業務違規多次收到央行罰單。

大額罰單多與反洗錢相關《證券日報》記者注意到,今年以來央行對支付機構處罰力度不斷加強,被處罰的不僅有中小支付機構,一些知名支付機構也榜上有名。

不過,2019年7月份,中國人民銀行公布的「2019年7月份非銀行支付機構《支付業務許可證》准予續展公示信息」中,樂刷科技剛剛完成《支付業務許可證》續展。

記者注意到,15家機構因違反《銀行卡收單業務管理辦法》與《非金融機構支付服務管理辦法》,分別被罰款或者處以警告處分,央行呼和浩特中心支行發佈的罰單信息顯示,10家機構被罰款,5家被警告。

同時,《證券日報》記者注意到,此次被央行處罰的機構中,有些支付機構近年來已多次被罰。

今年以來多家機構已收4張罰單具體來看,付臨門支付有限公司內蒙古分公司(下稱:付臨門)、中匯電子支付有限公司內蒙古分公司(下稱:中匯支付)等9家公司因違反《銀行卡收單業務管理辦法》分別被處以1萬元至6萬元罰款不等。另外,重慶市錢寶科技服務有限公司內蒙古分公司(下稱:錢寶科技)因違反《銀行卡收單業務管理辦法》與《非金融機構支付服務管理辦法》被處以2萬元罰款。

值得注意的是,2014年至今,盛付通已收到央行12張罰單。公開資料顯示,盛付通成立於2008年6月份,註冊資本2.5億元,2011年首批獲得央行頒發的第三方支付牌照。擁有全國性的線上線下支付、預付費卡支付、跨境外匯人民幣支付、小貸等支付業務牌照,是全國僅有的四家全牌照支付公司之一。

記者根據中國支付網數據不完全統計,此次收罰單的支付機構中,北京海科融通支付服務股份有限公司呼和浩特市分公司(下稱:海科融通)、付臨門、上海盛付通電子支付服務有限公司內蒙古分公司(下稱:盛付通)、銀盛支付等4家支付機構,今年以來每家均已收到4張罰單。

近日,中國人民銀行呼和浩特中心支行(下稱「央行呼和浩特中心支行」)連發15張罰單,15家支付機構被罰,共被處罰27萬元。據《證券日報》記者統計,央行一日之內處罰15家支付機構的情況,在此前並不多見。

而樂刷科技則是從2017年11月份至今已經收到9張罰單,其中僅今年就已收到3張罰單,資料顯示,樂刷科技在2014年7月份獲得由央行頒發的支付業務許可證。

另外,富友支付和樂刷科技也是央行罰單「常客」。2014年起至今富友支付已收到7張罰單,僅今年以來就收到2張罰單。同時記者注意到,富友支付近幾年被處罰金額均不高,但處罰次數較為頻繁。

「可以看出,監管機構在落實監管政策的過程中,越來越具體和細緻,逐步的落實實質性管理和穿透性管理,對於一些違規行為並不含糊,未來支付機構只有加強自身風控管理才能免受處罰。」黃大智表示。

今日关键词:还1.4万要一半房